豪利777
Banner
公司名称:豪利777装饰材料有限公司
联系人:阳经理
联系方式:18623665633
厂址:重庆市木洞轻纺工业园D3幢
居址:重庆市渝北区北环立交中国华融现代广场1、2号裙楼
网址:http://www.dengxiaomao.com

唱吧再次发起上市冲击

作者:豪利777时间:2021-02-11 16:46

  唱吧再次发起上市冲击。1月12日,北京证监局披露中信建投关于北京唱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唱吧”)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辅导基本情况表。

  这不是唱吧的第一次上市尝试。其在六年的时间里,经历了三次上市尝试。最初,唱吧尝试赴美上市,但由于估值过低只得放弃。唱吧便转向A股群求上市机会。2015年11月,唱吧创始人陈华直接发了一条朋友圈,“有谁认识好的A股壳公司推荐下哈”。但不知为何借壳上市未能成功。2018年,中金公司用了一年半时间完成了对唱吧的上市辅导工作。市场普遍估计一个月内唱吧便能登陆创业板,结果却不了了之。

  2012年,是中国互联网不平凡的一年,老冤家优酷和土豆突然合并、阿里巴巴港股私有化、“双11”淘宝天猫刷新纪录、出世才1年的微信用户突破1亿大关唱吧也在这一年悄然上线。

  尽管当时唱吧的光彩被掩盖在巨头们的锋芒下,但并不能否认它交出了一份较为出色的成绩单。唱吧上线天之后登顶App store排行榜,一年后注册用户量便突破1亿,2014年用户量突破2亿。当时,线上K歌江湖中,唱吧已无敌手。唱吧病毒式的裂变增长,彼时大概只有微信能与之一较高下。

  高速增长也引来了资本的疯狂追捧。唱吧成立后的每一年,都传出融资的新闻,机构投资者阵营中,更是不乏红 杉资本这样的明星机构。在成立四年后(即2015年),唱吧估值已超过了40亿元。

  但就在唱吧看起来前途一片光明之时,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横空出世。唱吧遇到了所有互联网创业者都可能会经历考验如果腾讯强势入局,该怎么办?

  事实上,腾讯对唱吧而言,既是伙伴,还是劲敌。唱吧的疯狂增长,一定程度上是依赖于微信等社交媒体产生的裂变效应。但因此,唱吧的流量增长深深受制于以腾讯为代表的头部社交媒体。

  K歌软件同时具备工具属性以及社交属性。作为是一款在线K歌工具,唱吧支持用户在APP上K歌、连麦、弹唱、录唱等功能,满足了人们在多样化的生活场景下能吼两嗓子的需求。唱吧的产品功能不逊色于同行。但由于各大K歌的功能十分接近,唱吧难以在K歌软件高度同质化的市场中脱颖而出。

  此外,“用户用完即走”是纯工具型产品的最头痛的事情,要提升用户整体粘性,必须辅以产品的社交属性。这就是为什么社交属性是K歌软件决胜的关键。K歌软件本质上是一个线上KTV,但用户平时去线下KTV除了唱歌之外,更重要的是出于社交目的。

  因此,腾讯的入局无疑是一个极大威胁。腾讯2014年亲自下场线上K歌赛道推出“全民K歌APP”。在同质化的市场,全民K歌在腾讯的助力下,在社交性上脱颖而出。唱吧都难以与全民K歌争雄。

  作为腾讯的亲儿子,全民K歌充分获得腾讯的社交引流,体会到什么叫“父爱如山”。2016年12月,全民K歌注册用户便已突破3亿。2017年开始,全民K歌APP月活约为唱吧的三倍。腾讯天然的社交优势助力全民K歌正式成为线上K歌市场的新老大。

  在与全民K歌的擂台上失败后,唱吧并不是就此毫无翻盘机会。相反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红利下,唱吧其实面临过许多的机会,只可惜却都没把握住。

  唱吧科技错过的第一个风口,当属2015年兴起的直播。如今说起直播,很多人会觉得是一个老生常谈的线年前,直播还是个新鲜事物。千播大战盛极一时,各大直播平台不惜砸重金签约主播,动辄几千万上亿的签约费刺激着市场神经,造就了一批头部主播。唱吧虽然推出了火星直播,主打音乐才艺直播,但收效甚微,市场上几乎没有它的声音。最后过尽千帆,市场由斗鱼、虎牙等头部直播平台把持。

  紧接着,唱吧还错过了短视频风口。唱吧在面对短视频风口时并不果断,始终拿捏不准到底要不要下注,下注短视频的话是否跟现有的K歌业务有冲突数不清的犹豫让唱吧最终错过了这个风口,而快手和抖音在短短几年时间迅速成长为短视频赛道的双寡头。有意思的是,张一鸣在当程序员的时候,曾效力于一家叫做酷讯的旅游搜索网站,而酷讯的创始人正是唱吧的创始人陈华。

  唱吧经历过初创时代的巅峰,随后屡屡错失互联网的其他机遇,主要原因还是公司本身太保守了。有过丰富创业经历的陈华,深知野蛮扩张带来的危害,太激进容易全盘皆输。但扩张分寸的拿捏极具艺术性,太保守会错过机会,

  不过,也不能完全责怪公司过于保守,对于彼时急切寻求上市的唱吧来说,如何满足A股上市条件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收入增长、利润增长才是优先考虑的事情,跨界扩张风险过大,也由此错过了一个又一个机会。

  虽然错过了重要风口,但绝不能说唱吧是个固步自封的公司。相反,公司本身一直都在试图实现多元化尝试。

  2014年,唱吧试水手游市场,推出塔防类游戏《泡泡兵团》,不过连浪花都没翻起来就成了过去式。

  再者,唱吧植入O2O模式,开始发力线下KTV,投资了麦颂KTV和线下迷你KTV“咪哒minik”,将线上用户导流到线下店消费,以及通过线下店吸引更多人成为唱吧用户,形成一个良性循环。

  但根据2020年创始人陈华直播所说,唱吧的麦颂KTV有500多家,这个数字远低于当初公司设想的5年内达到2000家的目标。迷你KTV咪哒则增长迅猛,全国共计超2万台,但由于商业模式极易被模仿的缘故,面临着友唱、WOW屋等对手的激烈竞争。

  此外,唱吧还有硬件业务小巨蛋麦克风。这款产品在频频在芒果台热门综艺中亮相,通过节目打出了广泛的知名度。在2020年天猫双十一销量刷新纪录,排名天猫影音行业第八名。对于一家并非专业声学硬件品牌来说,这样的业绩很不错了。

  不过,值得注意的是,唱吧业务涉猎很广,但商业模式的核心还是虚拟物品,即用户打赏。背后的逻辑就是,用户在唱吧上听到好听的歌,就会送礼物(免费或收费)。虽然唱吧还没有公开招股书,无法得知具体的财务数据,不过可以参考下竞争对手全民K歌,两者的商业模式大致相同。作为腾讯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,全民K歌2016年至2019年营收增长了8倍,2019年营收超180亿元,约贡献了腾讯音乐总营收的7成。可见,唱吧这样的商业逻辑是完全跑得通的。

  问题只在于,在与全民K歌正面竞争落败后,唱吧需要思考该怎么建立新的优势,重新夺回用户。

  正如格雷厄姆所说,市场长期来看是一台称重机。一时的辉煌不能代表什么,如何持续不断创造价值才是企业应该考虑的事情。唱吧辉煌过、暗淡过,在错失了很多机会后,或很快将迎来上市的转折点。

 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,不构成投资建议,请谨慎对待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豪利777